文章详情

导航
茶文化网,您身边的茶文化推广者!网站地图
您所在的位置:>茶叶>乌龙茶>武夷岩茶>武夷岩茶的典故

武夷岩茶的典故

2020-03-26茶文化网
武夷岩茶的典故

名山出,耀名山。武夷山与武夷双绝人寰,著称于世。武夷山何时有?据当代叶专家陈椽等考证,我国叶在二世纪时由西南向东南传播,不久武夷山就有了。武夷最早被人称颂,可追溯到南朝时期(公元479~502年),而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之于唐朝元和年间(公元806~820年),孙樵写的《送与焦刑部书》(见《崇安县志》第19卷)。孙樵在赠送武夷给达官显贵的一封信札中写道:“晚甘侯十五人,遣侍斋阁。此徒皆乘雷而摘,拜水而和。盖建阳丹山碧水之乡,月涧云龛之品,慎勿贱用之!”孙樵在这封信中,把出产在“建阳丹山碧水之乡”的,用拟人化的笔法,美称为“晚甘侯”。“晚甘”,甘香浓馥,美味无穷之意。“侯”,乃尊称。“碧水丹山”是南朝作家江淹对武夷山的赞语。当时崇安县尚未建置,武夷山属于建阳县,故信中称“建阳丹山碧水”。因此说孙樵所送的乃武夷山所产。从此,“晚甘侯”遂成为武夷最早的名。

清朝闽北人蒋蘅写的《晚甘侯传》一文中,更是通篇以拟人化的笔法,酣畅淋漓地为武夷写传。他写道:“晚甘侯,甘氏如荠,字森伯,闽之建溪人也。世居武夷丹山碧水之乡,月涧云龛之奥。甘氏聚族其间,率皆茹露饮泉,倚岩据壁,独得山水灵异,气性森严,芳洁迥出尘表……大约森伯之为人,见若面目严冷,实则和而且正;始若苦口难茹,久则淡而弥旨,君子人也。”该传沿用了前人对武夷的美称——“晚甘侯”,以拟人化的笔法记述了它的姓名和表字:姓甘,名如荠,字森伯。作者巧妙地用了《诗经》中的典故,予武夷以姓名:甘如荠。《诗经·邶风·谷风》云:“谁谓苦?其甘如荠!”《晚甘侯》作者匠心独具,为甘甜美味的武夷取了出典于《诗经》的尊姓大名,令人解颐生津。传中还把武夷的“品”拟人化为“人品”,赞之曰:“君子人也!”足以与周敦颐称莲花为“花之君子”相媲美。

唐代诗人徐夤有诗云:“武夷春暖月初圆,采摘新草献地仙。飞鹊印成香腊片,啼猿溪走木兰船。金槽和碾沉香末,冰碗轻涵翠缕烟,分赠恩深知最异,晚铛宜煮北山泉。”(见《古代诗选》),诗人不但高度评价武夷,而且说明武夷从研膏转为腊片,且印有飞鹊等装饰图案。值得提及的是,第一圣陆羽在晚年慕名来到武夷山,写有《武夷山记》,对武夷君的神话传说,表示兴趣,遂记之。虽然此记已佚,但是从其他的书、志的注释中,尚能见到片言段语。该记当是陆羽在晚年蛰居江西上饶时所撰,于《经》的成书之后若干年,因此也是《经》上未见武夷记载的原因之一。为此肯定武夷在唐代已有之,且名度很高,深得文人赞赏,引得垂将老矣的陆羽慕名而来。

自唐代孙樵称武夷为“晚甘侯”后,历代多有讴歌其者。宋朝陶谷著《荈茗录》写道:“汤悦有森伯颂,盖也,方饮而森烈严乎齿牙;既久,四肢森然,二义一名,非熟夫汤瓯境界者,谁能目之。”森伯既是超群的好,而要能体会森伯的佳妙之处,非熟练的评者莫属。那么,谁是“森伯”的知遇者呢?《晚甘侯传》云:“森伯之祖,尝与王肃善。”于是,王肃可以肯定是早期与武夷(森伯之祖)神交的一位雅士了。宋朝叶清臣在《述煮小品》中也说:“王肃癖于茗饮,”这也说明他算得上一位精于的人。南北朝时期,王肃的父亲王奂在南齐任尚书右仆射(中书郎,宰相的助手),很可能得到进贡的武夷礼品。因此,当代著叶专家陈椽据此论证:武夷约在距今1500年前的南朝时已初具名度。而北宋大文学家苏轼写的一篇散文《叶嘉传》,也是以拟人化手法记述武夷的一篇佳作。文章把树这种嘉木誉为“叶嘉”,意为“叶嘉美”。苏轼为之立传,并在传中曰:“上(汉帝)惊,敕建安太守召嘉,给传,遣诣京师”。从《叶嘉传》里,我们又可以推测说武夷早在约二千年前的汉朝就可能有之,但由于这篇散文略带虚构成份,且有唐代陆羽(733-804)《经》在汉帝之前之误,所以不宜作为信史。至于武夷早在何时问世?不妨当作“武夷之谜”,让今人去考证。在未有确实答案之前,权以范仲淹的诗句:“武夷仙人从古栽”作为浪漫的“定论”吧!

0
茶叶知识推荐